中国称新冠溯源调查重心应转向其他国家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摄于1月12日。

图片来源:CARLOS GARCIA RAWLINS/REUTERS

 

中国周三呼吁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简称WHO)调查新冠疫情是否起源于其他国家,其中包括是否可能来自于美国一个军事实验室。这是中方对WHO负责人主张对该病毒是否从中国实验室外泄进行更有力调查的首次公开回应。

WHO牵头的一个国际专家组今年早些时候赴中国调查新冠病毒的起源。该专家组在周二发表的一份报告中得出结论称,新冠病毒“极不可能”从中国实验室外泄,并建议不要进一步研究这种可能性。

不过,WHO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在该报告发布前不久表示,该专家组对实验室外泄可能性的评估还不够广泛,需要进一步调查。谭德塞还称,他准备派更多的专家来研究这种可能性。

在周三的例行记者会上,当被问及谭德塞的言论时,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反复提及该专家组的“重要结论”,即武汉实验室泄露极不可能。

她说,专家组认为病毒在武汉实验室泄露极不可能、基本排除。

华春莹敦促WHO调查其他国家早期疫情的证据,并建议未来对实验室的调查工作应该包括对马里兰州德特里克堡美军实验室的调查。

“大家都知道,现在对武汉病毒研究所已经考察过了,那么美国德特里克堡这个存在很大问号的生物基地,什么时候允许国际专家去?”她问道。“如果有需要,我们希望美方也能像中方一样展现出这样坦诚合作的姿态。”

中国官员已多次表示,新冠疫情的源头不在中国,新冠病毒可能起源于德特里克堡。但中方还没有拿出任何证据。多数科学家表示,他们没有看到任何可以证实这一观点的证据。

“在我为WHO工作的30年里,我从未见过这样的事情……这变得很荒唐,”乔治城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国际卫生法教授Lawrence Gostin说。“一些国家对另一些国家提出指控,又拿不出证据,WHO被扯入一场地缘政治争吵中,坦白地讲这场争吵很幼稚……这是针锋相对的地缘政治,必须停止。”

德特里克堡有美国生物防御计划的一些重要项目,美国军方还在那里开展其他一些医学研究工作。当地研究机构的科学家们开发并测试了一些疫苗、抗毒素和其他药物,对抗炭疽、天花和其他可用作生物武器的疾病。他们还对涉及更广泛国家安全或公共卫生利益的疾病进行研究,例如疟疾和埃博拉病毒,此外,他们正在研发对抗新冠病毒的疫苗和药物。

美国国务院未回应置评请求,美国军方官员不予置评。WHO也未置评。

 

WHO专家的武汉调查发现:新冠病毒“极不可能”来自实验室
 
 
 

WHO专家的武汉调查发现:新冠病毒“极不可能”来自实验室

WHO专家的武汉调查发现:新冠病毒“极不可能”来自实验室
此前2月份,世界卫生组织(WHO)武汉调查小组的专家在新闻发布会上称,新冠病毒最有可能是由某种动物传染给人的,而从实验室泄露的可能性极小。《华尔街日报》驻中国政治外交编辑Jeremy Page报道说,这批科学家在武汉到访了华南海鲜市场、新冠定点医院以及武汉病毒研究所,也参观了展现中国抗疫成就的纪念馆。至于WHO调查小组到底获得了什么样的信息,专家们总体表示对获取的中方研究病毒来源的新数据感到满意。封面图片来源:Thomas Peter/Reuters
 

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的一位发言人说:“如果有合理的、技术上可信的理由表明有必要采取这样的行动,我们当然会支持,但并没有这样的理由。”她称:“如果未来一场大流行病起源于这里或其他任何地方,我们同样会坚持展开迅速、透明和基于科学的评估。事实上,这也是我们对这一过程的关切之一,不能给未来留下一个恶劣的先例。”

当被问及中国政府是否会允许组织考察团对武汉的实验室进一步调查,以及何时开始WHO工作组报告中所提到的第二阶段研究时,华春莹均未作出正面回应。

她的表态凸显了美国及其他国家在推动展开更透明和独立的病毒溯源调查方面面临的挑战。目前这场疫情已造成全球逾280万人死亡。

美国和10多个国家周二发表声明,对赴武汉考察团被指拖延和获得相关数据受限问题表达关切。欧盟也发表了一份类似措辞的声明。

上述国家和地区都没有在声明中提及潜在的实验室泄露。不过,华春莹周三仍指责称,美国纠集极少数国家发表所谓“联合声明”,公然质疑否定WHO领导的联合专家组报告。华春莹指出,这种把病毒溯源政治化的做法极不道德,也不得人心,只能阻碍全球溯源合作。

WHO领导的专家组是在参观包括武汉病毒研究所一处设施在内的三个实验室设施后得出结论的。该研究所处于特朗普政府有关新冠病毒可能来自实验室论断的核心。

WHO专家组在周二的报告中称,没有发现实验室存在安全漏洞或实验室工作人员可能感染新冠的证据,也没有发现任何与导致此次疫情的新冠病毒具有足够相似度的病毒被研究或储存。

其中一个被调查的实验室于2019年12月2日,也就是最早确诊病例患者发病的六天前,搬迁到一个靠近武汉华南海鲜市场的新地点,该市场与许多早期新冠病例有关联。但WHO的调查报告称,该实验室没有报告任何与搬迁有关的事件,也没有报告其在研究任何冠状病毒或蝙蝠病毒。

不过,WHO专家组成员最近几周表示,他们没有权限、法医专业知识或渠道获得对任何实验室进行全面审查所需的原始数据、样本和安全记录。

中方专家组组长梁万年周三在另一场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他不太清楚谭德塞是如何得出结论认为对于可能的实验室泄露的评估不够全面的。

梁万年表示:“充分不充分,是科学家来说,是历史来说。”

梁万年还暗示,新冠病毒溯源的重点现在应该转向其他国家,不过他表示,如有必要可以计划在中国进行进一步考察。

WHO专家组的报告称,这场疫情有可能是在武汉以外的地区开始,甚至可能不在中国。该专家组查阅了中国同行提交的武汉死亡记录和医疗记录,以确定新冠病毒在武汉开始传播的可能时间。该专家组的结论是,几乎没有证据表明在2019年12月之前武汉或其周边地区有大规模传播。

 

然而,该团队一直试图将这一结论与2019年11月下旬新冠病毒已经传播到意大利的证据相协调起来。当月,意大利医务人员对一名25岁女性进行了皮肤活检,其样本后来显示出新冠病毒的证据。12月初从一名患麻疹的意大利男孩身上采集的咽喉拭子后来也检测出新冠病毒阳性。2019年11月27日在巴西采集的污水样本后来也检测出阳性。

WHO国际专家组的荷兰病毒学家Marion Koopmans在周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有一些来自中国以外的研究资料,特别是欧洲的研究,暗示新冠病毒传播的时间比武汉出现首宗病例更早。Koopmans称:“我们需要保持开放的态度。”

科学家们此前表示,一种解释是,新冠病毒在引起人们注意之前,就已经在武汉及其周边地区悄悄传播了数周甚至数月时间。但这些感染集群若存在,可能规模非常小,病例很可能大多是轻症。还有一种可能是,新冠疫情始于中国另一个地区,受到感染的集群规模太小或者位置太偏远,无法引起人们注意。

WHO国际专家组负责人、丹麦食品安全专家安巴雷克(Peter Ben Embarek)在周二的新闻发布会上称:“目前我们考虑仍按照新冠病毒起源于武汉及其周边地区的思路开展工作,并追溯研究病毒是如何传播到武汉的。”他还称:“2019年12月、11月、甚至10月之前就在武汉及周边地区出现零星病例也是完全有可能的……新冠病毒在该地区以外更早开始传播,有可能可以这样解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Shopping Cart
Close Bitnami banner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