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制造商通过收购海外工厂规避贸易壁垒

之前的几十年中,法国瓦顿公司(Valdunes SAS)对其为全球高速铁路和其他铁路系统生产的车轮收取高价。但在一家中国国有工业集团2014年收购该公司后,这一策略发生了变化。

新的所有者马鞍山钢铁股份有限公司(Maanshan Iron & Steel Co., 600808.SH, 简称﹕马钢股份)大幅降价,以期主导市场。

“我们被告知不能错过任何一份订单。这一点非常明确,”瓦顿在法国的前高管Jerome Duchange回忆说。“他们想用经济手段进行征服。”

瓦顿现在正为马钢股份更大的战略目标服务,即为后者提供相关技术用于在中国工厂制造高速列车车轮,并进入受到严格监管的欧洲铁路行业和全球其他市场。为此,瓦顿从中国国有银行获得了低成本贷款,并从马钢股份获得了1.5亿欧元资金,以维持运营。

上一个十年中,中国向国有企业提供了数以十亿美元计的补贴,以收购西方制造业的竞争对手,并在境外建厂。现在,这些海外工厂正以低价产品搅动全球市场,产品涉及汽车轮胎、铁路设备、玻璃纤维和钢铁等行业。

该地区主要商业协会欧洲企业协会(BusinessEurope)的副主任Luisa Santos说:“中国公司正在扩张。它们正在到处投资。”Santos说:“这意味着我们在中国市场看到的缺陷现在正被输出到其他市场。”

欧盟本周提出立法提案,以期限制接受外国政府补贴、在欧洲开展业务的公司,这是旨在对抗中国公司全球扩张的一系列措施之一。

中国驻欧盟使团团长张明说,欧洲的立场让该地区的中国投资者感到担忧,破坏了欧盟对外国投资的历史性开放原则。张明说,我们常常把欧盟看作是我们建立市场经济的老师。他说,所以当涉及这些原则时,我们不希望看到我们的老师和我们的伙伴有任何犹豫。

美国以及欧洲和其他地区的国家也补贴自己的产业,通常是通过税收减免、出口融资和提供研发资金。中国的不同之处在于,政府控制的公司在中国经济中发挥着巨大的作用,而且中国愿意支持这些公司的海外扩张。

布鲁塞尔智库欧洲政策研究中心(Centre for European Policy Studies)的经济学家Daniel Gros称,这些不同之处不应促使欧盟惩罚中国的海外投资。“遗憾的是,我们不能输出我们自己的模式,”他表示。“而且我们也有很多其他补贴。我们政府在我们经济中的足迹是非常非常广泛的。”

美国和欧洲长期以来都在依靠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简称WTO)和关税来惩罚中国用补助、税收减免和国有银行信贷来补贴出口的做法,这些措施帮助中国经济实现了快速增长。但WTO规则的制定初衷并不是为了限制一国政府对其制造商的出口补贴。

其结果是:中国境外的中资工厂所面临的关税通常低于、甚至完全避开对中国境内工厂征收的税率。

西方官员和高管称,中国政府的财政支持使中资制造商在海外可以极低的利润率甚至在亏损状态运营,从而抢占市场份额或服务于政府的战略目标。这些人士表示,当这类制造商在西方市场经营时,这个问题尤其难以解决。

美中经济和安全审议委员会(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成员Michael Wessel表示:“中国可能从来不会关心利润,因为它是一个非市场经济体。”他说:“我们必须评估,作为一个市场经济国家,我们是否认为这是可以接受的。” 该委员会向国会提供对华政策建议。

该委员会建议国会赋予联邦贸易委员会(Federal Trade Commission, 简称FTC)权力,让它有权阻止得到政府补贴的外国公司的收购,特别是如果这些补贴被用于执行交易的话。该委员会还表示,美国有关部门应该有权力审查中资企业在美国建厂的计划,以确定是否存在对国家和经济安全的潜在威胁。

欧盟拟议的立法将允许欧盟执行机构欧盟委员会叫停获外国政府补贴企业进行的收购,或对交易施加限制,以防欧洲市场被扭曲。

欧盟法规对于成员国可以给予私营部门多少援助设定了限制。欧盟官员表示,补贴法案旨在创造公平的竞争环境:如果欧洲企业被禁止获得本国政府的类似支持,在欧洲的中资企业将不允许利用中国政府的补贴。

中国称,西方对中国行为的批评是在企图遏制中国的经济发展。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上个月说:“西方大国是世贸规则的主要制定者,维护自身霸权、限制发展中国家发展是其一贯做法。”

为了获得欧洲市场的准入,中国政府提出将取消对欧洲企业在华投资的限制,这是去年12月中国与欧盟达成的初步投资协议的一部分。欧盟表示,中欧投资协议暂且不论,欧盟会推进针对外国政府补贴的立法。

今年1月份,美国对来自泰国、韩国和越南的轮胎征收反倾销关税,之前,中国企业在这些国家建立了生产线,以规避西方对中国进口轮胎征收的关税。得益于中国的投资,泰国已成为全球最大的轮胎出口国。中国企业还在阿尔及利亚、塞尔维亚和其他一些地方建立轮胎工厂,目的是绕开反倾销关税,把轮胎出口到西方。

 

中国运营的一个埃及工业区入口。中国玻璃纤维制造商在那里建厂。

图片来源:WU HUIWO/XINHUA/GETTY IMAGES

去年,欧盟对中国企业在埃及一个工业园区生产的玻璃纤维织物加征关税,这个工业园区由中资运营。欧盟的调查人员发现,这些在埃及经营业务的中国企业收到了数亿美元的贷款和转账,这些贷款和资金要么是中国国有银行直接提供的,要么是透过这些埃及子公司的中国母公司提供的。相关中国企业正在欧洲法院(European Court of Justice)就欧盟此项关税提起诉讼。

今年2月,针对中国政府为在印尼一特区建设全球大型不锈钢冶炼厂提供补贴一事,欧盟展开了调查。

国有铁路巨头中国中车股份有限公司(CRRC Corporation Ltd., 1766.HK, 简称:中国中车)已经在美国修建了两家工厂。这些投资帮助中国中车赢得了当地政界人士的支持,并满足了美国对于公共交通机构采购的商品中至少有一定比例是美国制造的要求。据美国政府文件显示,中国中车的定价较紧随其后的竞争对手低20%之多,获得了波士顿、芝加哥、洛杉矶和费城等地的合同。

美国国会在2019年通过了一项法律,禁止使用联邦运输资金购买中资企业制造的客运轨道车和巴士。但中国中车赢得了宽限期,两年内其新合同可用上述资金支付,这要感谢国会中的盟友,比如众议院筹款委员会(House Ways and Means Committee)主席Richard Neal,Neal所在的马萨诸塞州是中国中车一家美国工厂的所在地。Neal说,他希望无限期地延长上述宽限期。

 

中国中车芝加哥子公司的总法律顾问Marina Popovic称,该公司决心留在美国客运铁路市场。该子公司正在为芝加哥生产轨道车辆。

马钢股份以仅仅1,300万欧元收购瓦顿时,后者正深陷财务困境。马钢股份认为,这笔收购是拓展海外销售渠道的一个途径,因为瓦顿品牌在业内很有知名度,而此次收购也让马钢股份获得了制造高速列车精密车轮的专业技术。

被收购后,瓦顿已更名为马钢瓦顿股份有限公司(MG-Valdunes)。根据公司文件,该公司获得了中国银行(Bank of China)和中国建设银行(China Construction Bank)等国有银行的信贷支持,享受1%-2%的贷款利率。

前高管表示,马钢股份在观察瓦顿一年后对后者的法国高管表示,无论价格和生产成本如何,都要确保完成订单。

这些前高管表示,该策略导致亏损增加。前首席执行官Duchange表示,马钢股份高管对他说,瓦顿在扩大市场份额后可以再次提价。Duchange回忆道,一位马钢股份高管解释这一策略时称,中国有一句谚语,意思是没有不毛之地,只有懒农民。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去年参观了中国的一家马钢工厂。中国最大的钢铁公司中国宝武在2019年合并了马钢股份。

图片来源:WANG YE/ZUMA PRESS

瓦顿和马钢股份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瓦顿开始向澳大利亚出口用于采矿作业的平价车轮。当时来自瓦顿和马钢股份在华工厂的进口大幅增加,引发澳大利亚对这两家公司开征反倾销税。

同年,随着亏损的增多,马钢股份董事会批准向瓦顿增资7,000万欧元。马钢股份当时称,瓦顿是该公司进一步切入欧洲及其他海外市场的桥梁。

马钢股份已借助瓦顿公司遵守了欧洲大型车轮采购商(比如德国国有铁路公司德国铁路(Deutsche Bahn))的采购规则。自从马钢股份收购瓦顿后,中国对欧盟的铁路车轮出口几乎增长了三倍。

马钢股份派瓦顿工程师帮助其在华工厂生产高铁专用车轮。与马钢股份为货运列车制造出的车轮相比,这些高铁车轮需要的工程设计要精密得多。中国庞大的高铁网络仍在使用与欧洲制造商合作生产的车轮。

德国铁路目前正测试由马钢股份在中国制造的高铁车轮。马钢股份在中国为欧洲等地的客户制造的车轮已越来越多地利用瓦顿来完成最后一道工序并进行包装。

“之前怕的是我们会逐渐不再在法国生产,”已于2019年离开瓦顿的Duchange说。“但就某些产品而言,我们无法抗拒。”

到2019年年底,马钢股份被正式吸纳进中国宝武(China Baowu);后者是中国最大的钢铁公司,由中央政府拥有。此番重组后,马钢股份称其铁路业务正继续推进利用瓦顿进行全球扩张的战略。

马钢股份董事长丁毅3月谈论该公司业绩时表示,拜登(Joe Biden)政府对发展铁路运输表现出极大的兴趣,这为该公司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机会。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Shopping Cart
Close Bitnami banner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