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试图塑造区块链领域格局

华尔街日报

在国内建立了互联网防火墙的中国正试图为网络空间的一个无序角落带来秩序,并在此过程中在下一代互联网打上自己的烙印。

中国政府支持的一项倡议旨在塑造区块链领域的格局。区块链是一种在线记录保存系统,最常见的是与比特币的联系。区块链在商业等方面具有广泛应用前景,但因缺乏统一的技术标准而受到一定阻碍。

通过提供超便宜的服务器空间,中国政府希望区块链方面的全球开发者们接纳其对该技术的愿景。如果取得成功,可能使中国处在一个有力地位,能够影响互联网本身的未来发展,并促进中国创新成果在世界各地的使用,如中国自主研发的全球定位系统和数字人民币

中国正在宣传其名为区块链服务网络(Blockchain-based Service Network, 简称 BSN)的倡议,为全球开发者提供急需的数字基础设施,包括每年支付数百美元费用就能使用的服务器空间,以及创建区块链的编程工具,最关键的一点是,中国还将提供能使一些基本功能标准化的模板。

互联网已经历了30年的发展,但大多数网络应用一次只能连接两个点,即使在高连接速度下,这对潜在用途构成制约。

区块链的卖点是最终允许一笔交易中的多个参与方同时互动并通过网络安全转移资产。例如,为取代住房销售中的电子邮件链和文书工作,买方、卖方和中介将使用与律师、抵押贷款银行和产权审查员相同的系统。

曾在麻省理工学院(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学习、目前领导北京BSN项目的工程师兼投资者何亦凡表示,他个人认为,互联网是一个非常老的系统。他说,这是互联网的下一个阶段。

运作刚刚超过一年的BSN项目号称已拥有2万名用户和数千个区块链相关项目。一个强大的国家机构试图为区块链打造庞大规模,这让传统上通常由初创公司引领突破的技术行业既兴奋又不安。

区块链的潜力已经让美国企业为之着迷:波音公司(Boeing Co., BA)已进行测试,利用区块链来组织空域以提高飞行安全,沃尔玛(WalMart Inc., WMT)也进行了试验,使用区块链来追踪食品。Gartner Inc. (IT)预测,到本世纪20年代末,区块链的新用途可能会产生3万亿美元的价值。

“区块链”一词的普及要归功于一位身份不明的比特币发明者,他在2009年创建加密货币单个单位的框架中描述了一个“区块链”概念。这个背景故事是技术人士现在对区块链所达成的为数不多的共识之一,区块链后来被拆分为许多模块,各个模块运行方式各不相同。

技术顾问Irving Wladawsky-Berger表示,由于缺乏通用标准,区块链技术在加密货币之外尚无法实现其他潜在应用。Berger和其他一些人把区块链所面临的这种挑战进行了类比,例如计算机科学家花费数十年时间才构建起现在被人们称为互联网的网络,以及在美国开发的TCP/IP编程协议被广泛接受为各种不同系统进行通信的共有方式后,互联网才实现变革性发展。

BSN承诺要使各种区块链应用都能在该平台上互通互动,这种迄今为止尚难以做到的“互操作性”不啻于是一把魔法钥匙,料成为推动互联网进一步成熟发展的关键。

位于马萨诸塞州的技术咨询公司Deep Analysis的创始人Alan Pelz-Sharpe已研究过BSN,他表示,区块链领域目前非常关注BSN,因为这是一步很大胆的行动。他称,BSN确实设定了一个目标,需要对此做出某种回应,否则其它国家在该领域就会落后。

 

中国区块链战略的参与者还包括中国主要移动运营商中国移动的子公司。

图片来源:NG HAN GUAN/ASSOCIATED PRESS

BSN是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直属事业单位国家信息中心牵头、会同多家单位联合开发的系统,参与者还包括中国主要移动运营商中国移动有限公司(China Mobile Ltd., 0941.HK,)的数家子公司、信用卡服务商中国银联股份有限公司(China Unionpay Co.),以及其他重量级国有企业,并由北京红枣科技有限公司(Beijing Red Date Technology Co.)管理。何亦凡是红枣科技的首席执行官。

由于中国有所谓“防火长城”对在线内容的控制,中国的环境似乎并不适合探索互联网前沿。中国政府过去试图将自己的意愿强加于全球互联网架构的努力基本上都以失败告终,原因就在于这些管控措施,包括国家安全法赋予中国政府对国内产生的所有数据的控制权。尽管政府高层支持区块链,但当局禁止使用作为区块链典型代表的比特币以及其他加密货币。

何亦凡承认,由于牵涉到中国政府,BSN在国外的吸引力可能会受到限制。但他说BSN的目标不是控制信息,而是为区块链搭建一个发展框架,就像编程工程师开发“http”,为推广网页铺平道路一样。

创建BSN与中国政府旨在影响未来技术和成为“网络大国”的其他努力是一致的,这是中国最新五年规划中强调的一个远大目标。

 

中国在部署5G电信网络方面已经领先于世界,并率先发射了一颗用于超安全量子通信的卫星。中国工程师经常在人工智能、大数据和可承载BSN的云计算网络方面取得进展,挑战美国人。

北京的计划让华盛顿保守派智库Center for a New American Security的前中央情报局研究员Yaya J. Fanusie感到担忧。他最近对美国国会的一个研究小组说,中国政府希望BSN给中国带来全球战略优势。

Fanusie说,通过令一家激怒中国政府的公司遭封杀,中共最近显示出了把技术当武器使用的倾向。由于停止使用新疆棉的政策引发中国民众愤怒,3月瑞典零售商Hennes & Mauritz AB旗下H&M中国业务的一大部分网上存在都消失了。人权组织声称,新疆存在强迫劳动以及其他侵犯当地穆斯林少数民族权利的行为。

Fanusie警告称,支持BSN可能产生不利后果。他表示,响应号召成为BSN的国际合作伙伴,对区块链开发者来说或许意味着巨大的市场机会,但这将帮助建立一个容易受中共特殊敏感性影响的世界。

BSN的一个要素对中国政府赋予了重要权力:能够从一开始就决定谁可以使用该技术。BSN的关键人物之一、中国移动研究员谭敏在最近的一次会议上谈及该项目拒绝参与者的权力时说,中国利用该系统可以控制互联网的入网权。何亦凡表示,BSN在中国之外的把关权限将由正与多家国际公司共同组建的一个新加坡基金会管理,他不愿透露相关公司的名称。

目前,在中国的BSN之外,还没有另外一个集中式的、国家层面的区块链服务网络。若要在美国复制这种模式,将需要政府的资金支持,政府还得动用行政力量,推动包括亚马逊公司(Amazon.com Inc., AMZN)、微软(Microsoft Corp., MSFT) 、Alphabet Inc. (GOOG)旗下谷歌(Google)等知名云计算公司在内的区块链领域巨头暂停竞争,并就一个单一的区块链解决方案达成一致。

事实上,在全球有120多个节点的BSN依赖这些美国公司的服务器在部分节点上托管其服务,其中包括位于加州的一个亚马逊站点。分析人士称北京方面实际上对BSN的运营提供了补贴,但何亦凡说,该平台通过将小块服务器空间出租给客户来保持低价。

微软不予置评,亚马逊和谷歌没有回应相关问题。

商业服务公司安永(Ernst & Young) 2月份时表示,将把部分区块链技术植入BSN系统,为中国和亚洲其他地区的客户提供服务。

该公司位于加州帕洛阿尔托的区块链负责人Paul Brody说:“我认为这是通过区块链技术连接全球最大经济体的关键一步。”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Shopping Cart
Close Bitnami banner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