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关税导致从中国的进口急剧下降

新数据显示,美国所加征关税导致来自中国的进口急剧下降,美国人从中国购买的商品类型也发生了重大变化,电信设备、家具、服装和其他商品的购买转向了其他国家。

2018年和2019年,从中国进口的所有商品有近三分之二在美国加征关税的商品之列,大约相当于每年3,700亿美元的进口额。根据《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对贸易数据监测公司信息的分析,如今关税只覆盖中国对美国出口的一半,相当于每年2,500亿美元的进口额,原因在于美国公司更多地从其他国家购买商品。

特朗普政府在2018-19年加征关税,旨在通过使中国商品对美国进口商而言更加昂贵来促进美国工厂的生产。经济数据显示,这种所称的“制造回归”毫无声响,美国公司转而从亚洲其他国家寻求供货。

一直以来越南从中受益良多。在全球对美国的出口中,越南现在排名第六,相比之下2018年排在第12位。

代表在中国开展业务的美国公司的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U.S.-China Business Council)会长艾伦(Craig Allen)说:“如果目的是减少从中国的进口,那么它成功了。”艾伦说:“但如果目的是增加美国的制造业就业岗位,我没有看到任何证据显示奏效了。如果目的是增加来自亚洲其他国家的进口或增加越南的制造业就业岗位,那么它成功了。”

一个典型例子是贸易战早期针对的商品半导体,美国从中国进口的半导体数量一直在下降,但从越南、台湾和马来西亚进口的数量却出现了强劲增长。

《华尔街日报》分析发现,在受到关税打击的中国商品中,影响最大的是电信设备和计算机配件,这类商品的进口额比2018年的高峰期分别减少了约150亿美元。

美国财政部从进口商获得的关税收入也随之下降。在截至3月份的12个月里,美国关税收入为660亿美元,较2020年2月的峰值760亿美元有所下降。

在新冠疫情暴发导致的全球贸易低迷期过后,来自中国的非贸易战关税类商品进口近几个月开始回升。即便如此,在截至3月31日的12个月里,来自中国的进口总额为4,720亿美元,远低于2018年的峰值水平5,390亿美元。

“贸易战(对中国进口)的负面影响比疫情更持久,”牛津经济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斯莱特(Adam Slater)说,“疫情的影响开始消退,但贸易战的较长期影响仍然存在。”

去年美中两国签署了一项结束贸易战的协议,但美国保留了关税作为筹码,以确保中国方面履行协议,中方也保留了对美国出口商品的关税。

中国方面敦促放弃这种针锋相对的关税举措。虽然这些关税由美国公司支付,但中国工厂的业务可能因此为越南、马来西亚和墨西哥等国家的竞争对手所取代。这场贸易战的目标直指中国成为半导体和电动车等先进制造技术领导者的雄心。

在周三的听证会上,参议员们就拜登政府是否计划继续征收对华关税向美国贸易代表戴琪(Katherine Tai)施压,一些参议员表示,关税正在损害他们所在地区的企业。参议员还要求戴琪恢复一个现已到期的程序,公司可依该程序寻求对某些产品免除关税。

戴琪说,贸易代表办公室正在对关税进行“由上至下的评估”,评估内容包括上述关税免除程序,公司“将能够参与其中,并告诉我们他们的关切是什么、他们的计划是什么” 。

戴琪3月份接受《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采访时称,政府还没有准备好在近期内取消对进口自中国商品的关税。

她表示:“没有一个谈判者会放弃谈判筹码,对吗?”

特朗普政府实施了四轮对华关税,每一轮都列出了数千种进口产品。

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称,关税影响的年度贸易规模为3,700亿美元,但该办公室没有随贸易情况的变化更新这些数据。

第一轮和第二轮对华关税分别于2018年7月和8月生效,根据同期贸易数据,分别覆盖340亿美元和160亿美元商品。

25%的关税针对的是电信设备、金属合金、半导体和电器等商品,这些商品往往由企业作为中间投入或资本投入购买,而不是由消费者直接购买。

截至3月份的12个月,美国进口了220亿美元第一轮关税覆盖的中国商品,以及90亿美元第二轮关税覆盖的商品,分别比原先的金额下降了36%和43%。

第三轮关税是在经历一个贸易紧张局势不断升级的夏季后出台的,于2018年9月生效。这轮关税的最初目标是针对略高于2,000亿美元的商品。在这一轮关税举措中,特朗普政府瞄准了一些重要的消费品类别,如家具和服装,以及汽车零部件和许多电子零部件,如用于生产电视机的零部件。

第三轮关税的税率开始时为10%,但后来提高到25%。过去12个月,此类进口商品总额为1,190亿美元,下降了43%。

在某些情况下,上述关税促使企业加快已经在进行的撤离中国的行动。例如,在家具方面,许多美国进口商甚至在贸易战之前就开始越来越多地转向越南。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的高级研究员Chad Bown表示,相比把业务转回美国,从其他地方获得供应的成本更低。

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会长艾伦称,在某些行业,美国关税将一些业务排挤出局,但中国人本来就已经做了这样的打算,关税只起到了辅助的作用。他表示,中国工人的用工成本确实在上涨,很多制造商都在向海外其他地方转移。

智能手机就是一个例子。美国没有对这些产品征收关税,这使苹果公司(Apple Inc., AAPL)和其他在中国组装手机的公司得以幸免。

不过中国对美国的手机出口量仍然出现了下降,主要因为全球第一大智能手机生产商、韩国的三星电子(Samsung Electronics Co., 0​​05930.SE)撤出了中国市场,理由是中国劳动力成本上升,且该公司希望实现供应链多样化。

美国第四批、也是最后一批对华关税于2019年9月开始征收。本轮关税主要针对计算机和配件、服装、电视机和鞋履。 《华尔街日报》当时的分析发现,这些关税将打击价值约1,110亿美元的商品;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后来表示,这批关税的目标是约1,200亿美元的商品。

在美中于2020年1月达成贸易休战协议后,这些商品的关税从15%降至7.5%,这些商品的贸易额并没有大幅下降。在过去的12个月里,这些商品的贸易额为970亿美元,下降约13%。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Shopping Cart
Close Bitnami banner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