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经济呈现前所未见的复苏景象

华尔街日报

美国经济当前的复苏在近期历史上绝无仅有,其动力来自拥有数万亿额外储蓄的消费者、渴望招聘的企业以及巨大的政策支持。相比最近的经济衰退、特别是2007-09年衰退的情况,企业和工人摆脱此次低迷时受到的持久伤害料将少得多。

新的企业正在以有记录以来最快的速度涌现。工人辞职率达到了至少可追溯至2000年的最高水平,这是劳动力市场的一项信心指数。美国家庭的债务负担与税后收入之比接近1980年有记录以来的最低水平。道琼斯指数较2020年2月疫情大流行前的峰值上涨近18%。全国房价自那时以来上涨了近14%。

反弹的速度也引发了动荡。通常在经济扩张接近尾声时出现的商品、原材料和劳动力短缺现象更快冒头。许多经济学家以及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简称:美联储)预计,通胀飙升是暂时的,但也有人担心,即使是在经济活动重新开放完成后,通胀问题也可能持续存在。

Decision Economics, Inc.首席全球经济学家和策略师赛奈(Allen Sinai)表示:“我们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情况,先是崩溃,然后又出现了堪比繁荣的回升;这绝对是史无前例的。”

去年春季,受新冠疫情相关限制措施影响,美国经济出现了滑坡,当时,经济学家和决策者担心工人和企业需要好几年时间才能恢复元气。而现在,他们预计美国经济规模将在当前季度超出疫情前的水平。分析师们预测,到今年年底,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将走上如果新冠疫情从未发生情况下的预期路径,之后将超出这一预期路径,至少暂时超出。

在1990-1991年、2001年和2007-2009年经济衰退后的复苏中,经济遭遇了“失业”难题。在那几次复苏中,由于需求低迷,企业招工需求减少,失业率在多年里居高不下。不过这一次,劳动力市场似乎正变得越来越紧俏。今年第一季度,美国就业成本指数比前一季度上升了0.9%,是2007年以来的最大升幅,尽管美国失业率为6.1%,仍远高于新冠疫情暴发前的水平。

命运的转变让许多企业措手不及。在亚特兰大,号称“从农场到餐桌”的餐厅Miller Union生意突然好了起来,行政主厨兼共同所有人萨特菲尔德(Steven Satterfield)的招聘速度没及时跟上来。在之前几个月里,疫情引发的停业让这家餐厅举步维艰。他说:“这有点令人不安,因为这是在过去几周里突然发生的。”

Miller Union餐厅的生意近几周快速增加。
图片来源:NICOLE CRAINE FOR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多项经济指标的好转势头在4月份放缓,这表明经济活动未必会持续回暖。而如果美国疫情反弹,可能会令复苏完全脱轨。

尽管如此,经济学家们指出,当前的经济复苏在四个关键方面与过去几次复苏有所不同。

自然灾害 vs 金融灾难

The GailFosler Group LLC总裁、经济学家福斯勒(Gail Fosler)说,以往的经济衰退通常是源于利率上升或资产价值下降,而这些因素会对产出、收入和就业造成冲击,有时会持续一年以上。2007年美国楼市崩盘后,美国的家庭财务状况和金融机构遭受打击,导致需求流失,给经济带来持续多年的重压。

相比之下,这次新冠疫情引发的经济衰退并非金融因素所致,而是由一个类似自然灾害的破坏性因素造成的。

福斯勒说:“疫情造成的冲击颠覆了经济周期的根本概念。”

自然灾害会暂时中断经济活动,但不会改变商品和服务的基本供需状况。一旦灾难过去,经济恢复的速度快于典型的经济衰退。2018年对新奥尔良居民个人纳税申报的一项研究发现,在受到卡特里娜飓风(Hurricane Katrina)最初的冲击后,受灾人群的收入在几年内出现反弹,甚至超过了未受灾人群的收入。

在经济低迷时期,害怕失业或失去收入的消费者往往会削减开支,从而加剧经济的下滑势头。这一次,在汽车等未受封锁措施影响的领域,消费者的支出几乎没有减少,而且,美国人口普查局在疫情期间进行的一项调查表明,一些消费者确实推迟了某些开支,但更多是出于对疫情的恐惧,而不是对失业的担忧。

5月25日,佛罗里达州坦帕的一场招聘会上,一名应聘者和塞米诺尔硬石赌场(Seminole Hard Rock Casino)的一名部门经理交谈。在那天之内的几周里,一些雇主很难在经济快速复苏之际招聘到足够的员工。
图片来源:OCTAVIO JONES/GETTY IMAGES
大面积的疫苗接种让消费者可以增加消费,企业重新开业,从而抑制了此次自然灾害的影响。根据市场研究公司Cardify.ai的数据,最近几个月,已接种疫苗人群在餐馆的消费增长速度快于未接种疫苗人群。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接种疫苗,招聘也在增加。明尼苏达大学卡尔森管理学院(University of Minnesota Carlson School of Management)的劳动经济学家Aaron Sojourner对人口普查数据的分析师发现,在100名已接种疫苗的工作年龄人口中,平均有12人被重新雇用。Sojourner称,在疫苗接种率上升较快的分类人口中,就业率的上升速度也更快。

上述亚特兰大餐厅Miller Union的行政主厨萨特菲尔德称,去年春天该餐厅的销售额较疫情前大幅下降90%。他表示:“有很多次我们想……‘可能该来的还是来了,也许我们只得放弃了。’”

去年夏天,在得到联邦薪资保护计划(Paycheck Protection Program)的一笔贷款后,这家餐厅才得以维持经营。但直到今年春天,随着天气转暖和疫苗接种率提高刺激业务增长,情况才有所改观。一些顾客在显眼处贴着已接种疫苗的贴纸来到Miller Union,说这是他们一年多来头一回外出就餐。

萨特菲尔德说:“接种疫苗后,大家现在有了信心和勇气,这肯定是以前没有的。”销售额已恢复到疫情前水平。

通常来说,在经济衰退后的几个月或几年里,劳动力市场会持续松弛,因为求职者的数量会大大超过空缺职位数。失业率高企和薪资增长疲软会阻碍消费者支出和企业扩张。支出反弹经历的时间越长,企业倒闭、工人离开劳动力队伍的风险就越大,从而带走恢复增长所需的人力和组织资本。

经济似乎正在避免出现这一恶性循环。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经济学家阿伦森(Stephanie Aaronson)表示:“与经济大衰退(Great Recession)时期相比,本轮经济复苏速度如此之快,这一事实限制了经济出现累累伤痕的空间。

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

新冠疫情引发了比以往任何一次衰退时都更快、更大力度的货币和财政反应,这不仅限制了经济体系受到的损害,也为更快复苏创造了条件。

美联储降低了利率,启动了大规模债券购买,并做出一项新承诺,即在恢复充分就业和通货膨胀率高于其2%的目标之前,将利率保持在近零水平。官员们表示,2024年之前可能都不会加息。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从2020年3月初的4.2万亿美元猛增到5月底的近7.1万亿美元;在上一次衰退期间,增幅不到1.3万亿美元。

美国国会的行动比之前几次衰退时更快,通过多轮经济刺激支付、加强版失业福利和薪资保护计划(Paycheck Protection Program.)支撑了企业和家庭的资产负债表。据联邦预算委员会(Committee for a Responsible Federal Budget),到2024年,国会为应对新冠疫情所实施的财政措施总规模将达到5.1万亿美元,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4.4%。相比之下,在2007-09年衰退之后颁布的刺激性立法在2008年至2012年期间花费了大约1.8万亿美元,相当于GDP的2.4%。

荷兰国际集团(ING)首席国际经济学家奈特利(James Knightley)表示,结果是家庭收入较新冠疫情前的水平大幅上升,特别是对那些低收入家庭来说。领取失业救济的人现在比常规救济金多拿300美元,而2007-09年经济衰退时多拿25美元。芝加哥大学(University of Chicago)的一项研究发现,42%的救济领取人比他们之前的工作获得了更多的收入。

奈特利说:“这与以往的任何一次衰退都有很大的不同”。“因此,我们出现了家庭资产负债表非常强劲的局面,这可能会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刺激市场人气和支出。”

救助计划的规模受到了批评。许多共和党议员反对拜登总统3月提出的1.9万亿美元刺激计划,认为鉴于复苏的力度和之前救助计划的规模,这一计划不必要地扩大了政府赤字。根据财政部的数据,从去年10月到今年4月,美国政府的赤字为1.9万亿美元,创下了这七个月来的最高纪录。

美国人在疫情期间积攒了大量现金,而现在外界广泛认为,在经济重启之际,人们已经准备好花钱。
图片来源:SCOTT OLSON/GETTY IMAGES
共和党人和一些经济学家还认为300美元的高规格救助正在阻止工人接受新的工作。越来越多的共和党人领导的州计划在9月份到期之前削减这些额外的福利。拜登政府为增加失业救济金进行了辩护,称其他因素正在阻止人们找工作,比如缺乏全职托儿服务和对新冠疫情的恐惧。

北卡罗来纳州夏洛特市的谢泼德(Lauree Sheppard)今年44岁,2019年底她作为牙医助理被解雇后开始寻找新工作。2020年1月她完成了卡车驾驶课程,并开始向潜在雇主发简历。但没有人聘用她。

她领取了扩大后的失业保险、食品券和所有三轮刺激计划的支票。她丈夫也失业了,只能接一些送餐的活儿。在这种情况下,救助计划帮她解决了吃饭问题。她说:“如果没有食品券或失业救济福利,我们最终要流落街头了。”

有了基本生活保障后,她可以在晚上参加建筑安全认证课程的学习,并继续寻找工作,直到去年9月她接受了一份夏洛特道格拉斯国际机场(Charlotte Douglas International Airport)卡车司机的工作。后来她又换了工作,现在有足够的钱来还信用卡。“我终于还清债了,”她说,“现在我是无债一身轻。”

家庭和企业状况更加健康

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戴南(Karen Dynan)说:“经济衰退的发生往往是因为某种不平衡——住房供应太多,或债务负担过重,抑或是通货膨胀太高。”她表示,当这些不平衡开始逆转时,对经济的损害会不断自我加强。家庭和企业控制支出,这反过来又压低其他人的收入,并导致进一步削减。

但本轮疫情来袭时,上述不平衡情况几乎不存在,财政和货币支持也避免了更广泛的损害。戴南称,在逐渐摆脱疫情之际,家庭、银行和企业的状况比以往衰退之后要好得多。

经济衰退时,储蓄通常会增加,因为忧心忡忡的家庭会放弃购买,握紧手头的现金,但增加的幅度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高。4月份,美国人储蓄折合年率为2.8万亿美元,是危机前的两倍,他们因此在经济重新开放时有能力大肆消费。相比之下,2009年6月的储蓄折合年率为7,340亿美元,相当于2021年的约9,090亿美元。

不仅是联邦纾困资金助长了储蓄的激增,同样起到一定作用还有为遏制疫情而实施的商业活动限制举措,这些举措抑制了民众在许多服务项目上的支出。工资较高的美国人能够因此增加储蓄,这类人群因为更有可能远程办公,所以在就业方面免受疫情的冲击。

根据纽约联邦储备银行和Equifax的数据,2021年第一季度,拖欠款项在未偿债务中的占比下降到3.1%,是1999年开始记录以来的最低水平。相比之下,在2001年经济衰退结束时以及2009年时,该比例分别为5%和11.1%。这在一定程度上归因于通过联邦纾困计划和一些放贷机构提供的暂缓还款的措施,这令借款人的信用记录不至于被记上逾期或拖欠的污点。

初创企业的猛增表明企业信心持续增强,即便是面对小企业倒闭的浪潮。截至5月初,那些倾向于雇用其他员工的创业者申请成立新公司的数量超过83万件,比2006年同期增长了21%——2006年是申请数量第二高的年份。

金融部门也状况稳健。2007-09年经济衰退后,银行和其他贷款机构多年来一直受到不良贷款拖累。但现在,根据纽约联邦储备银行的数据,金融机构的亏损吸收资本相当于风险加权资产的16.5%,是1996年有记录以来的最高比例,远高于2006年金融危机爆发前一年的12.3%。因此银行已做好了放贷准备。

供应短缺、瓶颈、通胀风险

经济快速复苏的一个坏处是,需求反弹的速度超出了供应所能跟上的步伐,从而造成了瓶颈以及通常在经济复苏数年后才会出现的薪资和物价压力。

北美信托银行(Northern Trust)首席经济学家坦嫩鲍姆(Carl Tannenbaum)说:“这种被我称为弹簧式的冲力让大多数企业措手不及。”

在经济衰退和复苏初期,通胀率通常会下降,然后随着经济进一步扩张而缓慢回升。但这一次,经济重启的同时通胀率也随之反弹。4月,剔除食品和能源因素的消费者价格环比上升0.9%,创下自1982年以来单月涨幅之最。

奈特利说,与以往周期的情况相比,这一次通胀更早出现,另外,更强劲的工资增长或令通胀居高不下,促使美联储比市场预期的更早加息。这也许会引发股票抛售,因为极低的长期利率是支撑当前高估值水平的因素之一。这还有可能对房地产等利率敏感性行业构成拖累,从而导致经济增长放缓。

美联储还将密切关注就业增长情况;4月份的就业增长比预期中慢得多。经济学家表示,儿童看护服务匮乏、对疫情的担忧以及额外的失业救济金让很多劳动者处于观望状态。

想要招人的雇主面对的是一个相对较小的可用劳动者群体。去年4月至今年3月之间,职位空缺数与求职者人数之比从1比5大幅降至1比1.2,降速与之前两次衰退后的情况相比要快得多。

亚特兰大Miller Union餐厅的员工人数已从新冠疫情暴发前的46人减少到30人。其所有者之一萨特菲尔德正寻求雇用服务员、洗碗工、备菜厨师和流水线厨师等。他说,由于同时有太多其他企业开放运营,求职者似乎正去往别处。

为了吸引求职者,Miller Union将为新招的厨房工作人员提供奖金,只要他们干满90天。

萨特菲尔德说,因为需要专注于所有堂食的食客,该餐厅将不再推广外卖家常菜,后者需要人工给蔬菜、烤鸡和甜点打包并贴上标签。他最近决定每逢周日都关门,因为没有足够的员工来处理需求。由于上菜较慢,该餐厅有时会请食客耐心等待。

“我们有点像一台还没有充分润滑的机器,”他说,“很多小环节都需要上很多油,因为我们已疏于练习。”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Shopping Cart
Close Bitnami banner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