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博客:【升学指标:华人与共和党是对手而不是盟友】

【升学指标:华人与共和党是对手而不是盟友】

【犹他华人参政论文】

微信圈有个说法:民主党专门照顾黑人,把华人升学名额拿去给黑人了,华人成绩好,不如黑人成绩差的容易入学。一时间,这种说法就像真理一样深入人心,民主党就是华人圈的臭老鼠。

事实真的如此吗?让历史和数据来告诉我们。

美国的原住民是印第安人,后来白人来了,印第安人成了少数族裔,白人成了这块土地的主人,去非洲捉来黑人当作黑奴。再后来来到这块土地的其他族裔都要受到白人的歧视。

黑人、华人、其他亚裔一直只能干活,不能享受权利,不能和白人一起上学。经过黑人艰苦斗争,最终在1964 年签署了平权法案AA,要求政府在人学、雇工、政府合同等方面考虑少数族裔的权利,从此,华人才得以和白人一样有受教育的权利。

这个政策执行了30多年后,在加州,出现了新问题:亚裔人口比例是7.4%,却占据了大学的超出自身人口比例的名额。以加州大学为例,亚裔学生占比37.1%。这引起了加州白人的不满,1996年,通过了一项法案Proposition 209,推翻了此前的平权法案AA。要求学校招生不考虑学生族裔。这项法案的提出旨在为白人争取更多入学名额。

当时加州是共和党州,时任州长是共和党。Proposition 209法案得到了共和党的支持,反对方是民主党、各个亚裔组织、华人组织、其他少数族裔、妇女组织等等。但最终这项法案通过了。加州是全美唯一推翻了AA的一个州。

该方案通过的第二年,黑人的录取率大幅降低,以加州大学为例,由3.8% 降到 2.9%。亚裔录取率变化不大。在2010年,亚裔人口占13%,录取率占比 39.8%。黑人人口占比 6.2%,入学占比 3.7%。黑人和1994年相比,入学比率经历了低谷有所回升。西裔人口占比37.6%,入学占比20.7%。

本质上,推翻AA 法案是会对少数族裔不利,有利于白人。实行了新政后,加州白人录取率有了一些提高。但华人依旧占据了大学录取率的优势地位。

2014年,加州 有个民主党议员提出一项法案SCA5,要求推翻Proposition 209,当时提出的理由是其他族裔人口增加,高中学生增加,但入大学比率很低。应考虑各个族裔情况进行入学录取。

华人认为一旦SCA5通过,会影响华人的升学率,因此极力反对。反对没有成功,SCA5在加州通过了,但此后提出SCA5的议员撤销了SCA5,因此SCA5并没有执行。

对于SCA5,这一次,共和党和民主党都没有出面表示支持和反对,亚裔和华裔组织分成了正反两方,有支持的,也有反对的,因此支持或者反对SCA5 成了少数族裔之间不同观点的大对撞。

从数据看,亚裔挤占了所有其他族裔的升学名额,包括白人的升学名额。在入学这件事情上,亚裔在大学的名额远远超过了自身的人口占比,

黑人人口占比6.2%,黑人入学占比在3.7%左右。亚裔学生学校占比超过了自身人口比率将近27% 。

亚裔占了其他所有族裔的上学名额,而部分华人认为是自己受到了不公正待遇,上学名额被黑人占了, 这本来是加州各个族裔在大学入学名额的问题上的博弈,但因为提出SCA5法案的人为民主党,因此有些华人把这个事情演变为:民主党支持AA,更进一步演化为民主党要拿华人利益给黑人,把AA 这个给美国各少数族裔带来权利的法案当成洪水猛兽、罪恶根源。民主党也一时在华人圈变成过街老鼠。

因为不喜欢民主党,转而就支持共和党。认为共和党一定是打压黑人,站在自己一方的。显然,这种期望不合实际。

比如四个人黑白黄棕分12颗糖果,平均每个人可以分三颗,但黄人一个人拿到了9颗,其他每个人只拿到了一颗,他们三个人说应该平均分配,黄人说,这不公平,我也是凭本事拿到的9 颗,一颗也不能放弃,然后对白人说,黑人不应该得到一颗糖,应该把他的那颗糖拿走。白人肯定不会同意呀!因为赶走黑人只可以拿到一颗糖,而赶走黄人,可以拿到9颗糖。所以,在入学问题上,华人不可能和白人共和党结盟!

白人本身就觉得不满,白人的名额还被华人占了呢!即使把黑人全部排除掉了,也不足以补齐白人少掉的名额,怎么可能帮忙华人去压制黑人?华人和白人是入学名额的竞争对手,而不是同盟者!

AA 不是SCA5,AA 是全美法案,SCA5 只是加州法案。AA 平权法案是对美国各少数族裔、现代社会起决定性作用的法案,一旦推翻,华人和少数族裔可能又不能上学,很多职位都被排斥在外。

【个人观点,欢迎指正,但不欢迎拍砖】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Shopping Cart
Close Bitnami banner
Bitnami